错枉

德哈锤基重症患者

冒着大雨去看《星际特工:千星之城》,可见我对戴涵涵是真爱了(*ฅ́˘ฅ̀*)♡一手打字一手撑伞,所以没有图……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德戴】快问快答

*天气这么热,来一发消暑小甜饼吧~

哈利洗完澡看到德拉科仍在书桌前写着魔药学论文,想到对方已经因为这个课题忙了整整两个月,都没有好好和自己说过话,哈利微微撅了撅嘴。

从开学就为了室友的学业一直做乖宝宝的哈利,打算给优等生德拉科搞点事情。

“快问快答,玩不玩?”哈利坐到离书桌最近的那张床上,晃荡着脚丫子问。

“玩呗。”德拉科回答的时候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忙着手头的工作,心想奥斯本小少爷今天又要玩什么花样儿。

哈利盯着德拉科的背影,鼻腔里轻哼一声对他的冷淡以示不满。

“我听到了,哈利。你看我这不是答应配合你了么。”德拉科嘴角不易察觉的扬了扬,这小少爷真是比自己还难伺候。

“最喜欢的颜色”哈利没有纠结德拉科的态度,直接开口。

“绿色”

“最喜欢的甜品”

“焦糖布丁,我说你能不能问点儿别的?”德拉科忍不住开口“咱俩认识十多年了,你还不了解我?”

“闭嘴,德拉科,继续回答。”哈利冲着德拉科的背影翻了个白眼,马尔福家的少爷事儿真多。

“是在下错了,陛下请继续。”德拉科举起双手表示对奥斯本未来家主的妥协。

“最讨厌的科目”

“占卜”德拉科边写边飞快的回答。

“最讨厌的食物”

“香菜”

“养过的宠物”

“白孔雀”德拉科揉了揉太阳穴,无奈的说“就是上周你来马尔福庄园看到的那只。”

“最喜欢的地方”哈利无视了德拉科仿佛和弱智对话的语气,继续问到。

“天文塔”

“最喜欢的人”

“哈利……”吐出最后一个音的时候德拉科紧握的笔尖顿在了那里,墨水顺着笔尖在羊皮纸上晕开一片,就像他刚刚说出去而收不回来的话。

还以为会继续被问下去,可等了很久也不见哈利出声。

德拉科在一瞬间明白了哈利要玩这个游戏的原因,但是毫无准备的袒露自己的心意却实在意外。

看来本想趁着后天去霍格莫德村的机会表白的计划要提前了。德拉科懊恼的挠了挠原本整齐的金发,真的拿哈利没辙。

“哈利?”德拉科放下羽毛笔,转过身担忧的喊了一声安静了许久的人。

哈利低着头刘海遮住了他红红的眼圈,只能看到白皙修长的手指使劲蹂躏着抱枕的边角。

德拉科走过去坐在哈利身边,想握住对方的手,让他别再折磨可怜的抱枕却被挣脱开。

“哈利”德拉科歪头看着旁边的少年,轻声唤到。

“我就知道你喜欢救世主。”哈利本来说话的声音就带着微微的哭腔,现在浓重的鼻音让他说出来的音调更显得委屈。

“什么?”Draco没有听清,凑近哈利又赶紧问了一句。但在哈利那里,这样的问句却变成了另一番味道。

想起德拉科从每天和他形影不离,到最近被救世主吸引走大部分注意力,哈利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我说!你果然喜欢救世主!”哈利气呼呼的把手里的抱枕砸进德拉科怀里,“听清了么。马尔福少爷。”委屈的眨巴了几下泪汪汪的眼睛,用手揉揉因想要哭泣而酸涩的脸颊,哈利直接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。

表白不成还被自家竹马吼的德拉科表示很委屈,也直接挺尸躺在了难搞的奥斯本小少爷旁边,手指轻轻擦掉对方脸颊上的一滴泪珠,幽幽的说了一句“哈利 奥斯本,你是不是喜欢我啊。”

仿佛床上针扎一般,哈利一个激灵的从床上坐起来,“切!傻子才喜欢你!滚滚滚,回你自己床上待着去。”一边说一边作势要把占了他半边床的德拉科推下去,却突然被对方按在了床上。

“可是我喜欢你这个傻子呀”德拉科吻了吻哈利的额头说道,“在我心里哈利这个名字只代表你。”

哈利愣愣的盯着德拉科看着许久。

“我是认真的,哈利,没有在和你开玩笑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”被猜透心事的哈利脸越来越红,无奈手被对方紧紧按住无法挣脱,索性赌气偏头不看德拉科。

“作为你未来的丈夫,我当然知道了”德拉科故意揉乱哈利吹的整整齐齐的头发,在对方露出的额头上又轻轻吻了一下,扬起嘴角说道“而且我还知道你也喜欢我,对不对。”

“嗷,谁让你亲我脑门儿的!”哈利死命反抗,摆出一副誓死不从的架势,“而且我才不承认我喜欢你。”

“你不承认我就吻你嘴唇咯”

“啊!不要!”听到对方的话而红透脸的哈利,别别扭扭的凑到德拉科耳边小声却无比认真说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哈利话音刚落随,便被居高临下的德拉科吻住了嘴唇。

“唔…混蛋马尔福…”

END

【德戴】占梗

占梗,占坑。
话说我想写秃董的埃里克和戴涵涵的小天使安德鲁。
感觉年轻有成总裁x自闭病娇少年配一脸。
或者还是德拉科和哈利,只是借用了埃里克和安德鲁的人设~
啊好纠结,不知道小天使们喜欢哪个。想不想看。
不定哪天填坑QAQ长短未定,正在尝试中。
占tag致歉。

魔法师顺利毕业啦~

[德哈]遗腹子(短,一发完结)

*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或许会删掉QAQ
*听《两种悲剧》的脑洞
*或许是个悲剧,毕竟每个人对悲剧的定义不同
*ooc是我的锅,致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:

01

斯科皮在战争最黑暗的那段日子出生。

他的出生对于所有人来说是意外的,可也被看做是未来投射来的那一丝光明希冀。

斯科皮对于那段战争没有任何记忆,却在战争带来的那些无法复原的创伤中成长——这其中就包括他那位被世人称颂的救世主父亲。

“火车要开动了,斯科皮,快去登车。”哈利摸了摸儿子柔软的金发,柔声劝到。

“可是父亲……”斯科皮紧紧拽着哈利的袍角,小小的手心里都是汗水。

他很害怕因为被分到叔叔,阿姨们口中的那所学院,而被讨厌。所以一直到专列出发的最后一刻还不敢去登车。

“格兰芬多,斯莱特林,赫奇帕奇,拉文克劳都在战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而你,我的儿子,无论你被分去哪所学院都是最棒的。我和罗恩叔叔,赫敏阿姨都会一直爱你。”哈利蹲下来与斯科皮平视,轻轻扶着斯科皮单薄的肩膀上,“不要被别人的看法左右了你的选择。”拥住儿子的哈利轻轻拍抚着斯科皮的背。

斯科皮似是有了些许信心,点点头从父亲怀里挣脱出来,登上即将开动的列车,站在门口向哈利挥手告别。

'不要像我一样,斯科皮。'哈利向儿子挥手告别时想。

第二天,哈利就收到斯科皮入学后第一封来信。信里斯科皮兴奋的告诉父亲他被分到了斯莱特林。

“斯科皮真的很像你,Draco。”

看着那封信,压抑了十二年的情绪突然间爆发。断断续续的哭声回荡在幽暗,空旷的马尔福庄园内。

02

斯科皮一直都知道自己有另一个父亲,他和那位在外貌上像极了,那位同样也是个马尔福。

无意间的偷听,让他此后努力搜集大人谈话时隐约透露出的不多的线索,一点点拼凑出另一个父亲完整的样子。

所以即使在格兰芬多的照料下,斯科皮却一直对斯莱特林有着无比的向往,仿佛进入斯莱特林,他就能见到那位从未谋面的父亲,与他一个姓氏的德拉科丶马尔福。了解他两位父亲的过往。

斯科皮不敢在哈利面前提起关于他另一位父亲的任何话题。

他忘不了十岁某天无意的提起,父亲周身散发的悲伤和对他长时间的冷漠。

他不明白带给那么多人光明的救世主父亲,为什么不能温柔的抱抱他,不能给他一个鼓励的笑容。

斯科皮很害怕,逃进自己卧室,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角落里,委屈的低声哭泣着却不敢出来,直到赫敏阿姨把他接走。

赫敏阿姨家里总是暖洋洋的,那段时间是斯科皮最快乐的日子。

“斯科皮和德拉科长得太像了…”

“可他不能因此就这样对待斯科皮,这不公平。”

“他也不想的…但是…他走不出来…”

“可怜的小蝎子”赫敏趴在罗恩肩膀无声的哭泣。

赫敏和罗恩的话紧紧攥住了斯科皮的喉咙,他站在门外捂着嘴浑身颤抖着。

第二天斯科皮跑回了家,发誓再也不离开自己的父亲了。

03

斯科皮毕业后两年,哈利再次回到霍格沃茨。

他抚摸着霍格沃茨的墙壁,慢慢走着。

霍格沃茨的每一处,都有他们的痕迹。

走廊

魁地奇球场

占星塔

禁林

黑湖

……

每一处他们相处过的地方,都在无限循环着当年的回忆。

十几岁的两个少年穿着宽大的巫师袍,身影灰扑扑的。

哈利压抑的大口喘着粗气,却还是走过每一处。

看着十几岁他们在魁地奇球场上追逐

在教室门口不停争吵,大打出手

在占星塔上拥抱着看那年的初雪

在禁林边缘夜游,在黑湖边亲吻……

“德拉科……”哈利再也没有力气走下去了,精疲力尽的坐在黑湖旁边。

“说真的,虽然现在埋怨你也没有用”哈利苦笑着,继续说下去“但我还是很后悔让斯科皮出生。即使没有战争,他也一直生活在恐惧里,因为我。”

“他出生的时候,你已经不在了。我不知道他的到来有什么意义。他和你那么相似,像是来惩罚我的…惩罚我没有珍惜六年的时光…惩罚我在战争中的犹豫…惩罚我对你的怀疑…”哈利撑着地面,慢慢站起来“但我还是爱他,我们唯一的儿子,斯科皮。”

“德拉科…”哈利一点点走向黑湖,所有的回忆铺面而来,在他面前开始倒放。

在沉入黑湖的那一刻,他终于握住了金发小男孩伸过来的手。

“德拉科……”

END

*好像没有把《谜案追踪》和《超凡2》剪在一起,于是渣剪的我就试了一下

*第一次剪同人就献给了戴德,我对不起蛋妞QAQ

*BGM:Pity Party